搜索
热搜词:老年人 富士康 特斯拉 

一夜荒唐后我们成了夫妻

  我很爱我的女友,但是我无法跟她结婚。

  我的婚礼大约在半年前就举行过了,那是一个极其盛大的场面,我的妻子北北是厦门人,是我在厦门大学念书时的同学。我们在上海和厦门都举行了两场隆重的仪式,险些请了所有相识的亲朋挚友。

  大四的时候,北北向我表白。其实,她的样貌和性格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她是典型的南方人脸孔,黑黑瘦瘦的,而我喜欢上海女孩儿子那种白白净净水灵灵的样子。但你知道,一个人身在异乡,有时候会觉得特别孤独。北北对我殷勤又体贴,他的父母对我也很好,就当自己儿子一样照顾。没有恋爱经验的我享受着这种待遇,她也以我的女友自居。

  大学毕业后,我原本可以留在厦门一家很好的公司,但最终依然决定回上海找工作,我不想留在厦门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离开北北,但当我通知她我要离开时,她却表示她早就做好跟我一同回上海的预备,而且岳父母也十分支持她,他们觉得女孩儿儿家,将来总归跟着丈夫的。

  事先,只能说我是个不懂怎么去拒绝的小男生,看在她对我挺好的份上,我把她带回了家,我的父母都很诧异,因为我从来没通知他们我有女友的事。北北很勤快,很体贴,又懂讨长辈欢心,我爸妈很快就喜欢上了她。

  北北到上海后,住在我们家另一套房子里,这让我大大舒了一口气,很高兴父亲(father)作出这么明智的决定,我想只要我不跟她发生干系,将来终有一日她会放弃我的。有时候她也会刻意跟我亲热,我就以"还没结婚就这样不好"之类的理由拒绝她。其实,我的看法根本没这么古板,但一想到对象是她,就觉得身上压着重重的的桎梏。

一晚谬妄成为夫妻

  这样的干系对峙了两年,然而老天对我实在是太"厚爱"了,我跟她惟一一次"意外",就注定了我们的婚姻。那天是公司里一个同事结婚,我被拉去当伴郎,十几桌喝下来,早已晕晕乎乎,满口胡话。

  同事在我的手机里找到了北北的电话,打电话让她接我回家。我不记妥事先怎么离开饭店,也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只记得醒来时北北赤裸地躺在我的臂弯中。"这让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先心情真是极度烦躁。我静静地穿好衣服回家,打开家门,居然看到爸妈笑脸满面地在门口迎接我,还说了一通无缘无故的"祝贺之词".

  没过几天,父亲通知我,他决定将北北住的那套房子租出去,为将来我俩结婚积点储蓄,而北北则搬到家里来,我听了差点吐血。事后,我很认真地跟父母谈过一次,表明自己的立场,但他们却都站在北北那边,说我大逆不道,跟人家女孩儿子都发生了干系,还想不负责任,我真是百口莫辩。

  我知道他们是很传统的,也很爱我,但这样帮着外人,两人一唱一和,实在让我感到不理解。他们一个说:"我把你养到这么大,如果你对不起人家,那就当我白养了这个儿子!"另一个说:"妈妈盼了这么久,终于盼到你可以结婚,我可以抱孙子了。"

  想了又想,决定找北北说清楚。但当我来到北北跟前,所有关于别离的希望都被她一句"我有身了"击得粉碎。回到家后,我追念三年来跟北北在一路的日子,事先,觉得虽然我不爱她,但感情大概可以慢慢培养。客观地说,北北这类女孩儿子,很贤惠很会过日子,对我和我爸妈都好,是妻子的符合人选。现在又有了我的骨肉,既然老天不愿意成全我,那我就成全我的家人吧。

  遂了父母的心愿,我和北北踏入了婚姻的殿堂。之后在蜜月旅行中,我却意外发现北北居然来了月事,我很生气,问她为什么要撒谎说自己有身了,她却笑倒在床上抱拳说:"我根本没有身,这所有不过是你妈妈教我的本领罢了。"我真没想到自己的家人竟然和她一路串通,气呼呼地一个人买了飞机票回到上海。

  过后,我一向住在挚友Leo的家里,不回家也不给家里电话。这半年,我一向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天天玩到三更半夜。只回过家两次,拿几件衣服不打招呼就又走了。我觉得我的婚姻简直就是一个大玩笑,既然大家都那么想玩,那我也奉陪到底,我不离婚,也不回家,看谁能笑到最终。

一场车祸碰到真爱

  在外面玩的圈子里,我一向以已婚须眉自居。我不喜欢拈花惹草,但不反对婚姻外的男女之间的交往,还好,大家十分有默契,好聚好散。在一帮玩的朋友中,无论从外表依然工作收入,我都够得上精英级别,所以自身的优越感很强,直到熟悉了小楠,我一会儿意识到自己彻底沦陷了。

  小楠引起我注意,是在一次"杀人"游戏中。事先我正专注地分析台面,尽力保护一个"杀手",抽到"警察"牌的小楠,指责我不尊敬游戏,虽然感到很没面子,但我却被这女孩儿英姿飒爽的风采深深吸引。当天,就问挚友要来小楠电话号码,到手后心里又十分忐忑,(www.limaogushi.com)不敢打去邀约,只是每日都去"杀人俱乐部",期待她会出现。

  我从来没追过女孩儿子,所以压根不知道从何入手,幸好有一次她急需用车,我当了一回车夫,我们的感情才得以进一步发展。

  那次,小楠第二天要去昆山出差,单位车子坏了,她便问熟人借车,我听到后马上自动把车借她,还说第二天正好没事,可以帮她开车。小楠乐得多个帮手,我们在途中聊得非常兴奋,最巧的是,原来我们有许多共同爱好,比如喜欢电影、攀岩和动漫。

  从昆山回沪的路上,刚考出驾照不久的小楠手痒,想开车,我当然二话没说就自动坐到副驾驶位置上。小楠一路开得挺顺,车速也提到了160码。之后,她的电话响起来,接电话的瞬间,居然没发觉正前方的车子突然之间之间之间减速下来。

  待她发觉,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说是迟、那是快,我将方向盘用力向自己这儿拉了一把,车子撞上了右边车道一辆集卡的大轮胎上。车子撞得一塌糊涂,幸好我们两个都没事。

  经过这次车祸,我们两个的感情突飞猛进,之后我问她,为什么突然之间之间之间就接受我了,她笑着说:"我把我们撞车的经过通知同事,同事都说:"这个男的一定爱你爱得要命,否则不会潜意识做这个反应,让副驾驶前的车头和别的车子撞。"

  我跟小楠在一路后,她一向问我是不是很爱她,每次回答时,我都特别心虚,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我们现在热恋两个多月了,我不敢通知他我已婚的事,家里这头,我正在努力协议离婚,但北北寻死觅活都不愿意,我是下定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离婚,幸好现在父母还算支持我。但即便离了婚,我也是个有婚史的男人,怎么跟小楠说我的已往呢?我真的不知道。

以上就是给各位带来的关于一夜荒唐后我们成了夫妻的全部内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