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词:老年人 富士康 特斯拉 

一个职业催奶师的离奇情事

  1

  我还记得第一天到那家培训中心上课的时候,一群女学员惊讶的眼睛让我有瞬间的尴尬。因为,我想成为一名职业催奶师。之前,我在一家中医按摩馆工作了三年,谙练地掌握了人体经络众多按摩的手法。不到两个月的培训,我就拿到了这张备受争议的职业催奶师资格证。不过,碍于我是一名男性,险些半年,我接不到一单生意。

  那时,我天天在各大医院流连,给来往的人发传单。开始倒是有一些家属联系我,但是当知道我是一个男人,他们都拒绝了。一天,我在医院走廊里听到病房里一产妇痛苦的哭声,医生安慰她说,没事儿的,再抗几天,奶路通了,就不疼了。

  我侧头看到一个女人躺在床上,衣衫不整,表情痛苦。一个老太焦虑地说,这可怎么办呀!都四天了,孩子一口奶也吃不上,然后她颤巍巍地去泡奶粉。这间隙,我进了病房给产妇一张传单。

  女人看了看说,原来还真有职业催奶师?我说,是的,催奶师主要就是减缓产妇奶水不足,乳房胀痛,甚至可以防止乳腺炎。女人叹了口气说,你说的状况我不幸的一切遭遇了。说着,她挺了下身体,就因为疼痛嘴角微微一抽。

  我不想让对方觉得我过于功利。

  我留下传单说,如果需要可以打我电话。没想到,当天晚上我就接到产妇婆婆的电话。她说,你赶紧来一趟,媳妇乳房胀得像个球,碰都不敢碰,而且发烧高达39度。

  赶到医院,老太婆看我一人,惊奇地问,该不会你就是催奶师吧?我说,就是我本人。她脸一拉问,你能找个女人来不?我晓畅,我又被人歧视了。我从随身带的包里掏里一堆证书,而且说自己中医学院毕业,有很扎实的专业功底。

  老太婆还在犹豫,床上的女人说,算了,先试下吧。想必女人是备受折磨,所以她大方的掀起衣服,两个肿胀的乳房似乎要炸开,青色的血管异常清楚。我拿条温热的毛巾盖在她的乳房上,等乳房四周的皮肤有点温软,我两手掌心按在她的乳头和乳晕上,开始她疼得掉眼泪。过后,我的手顺时针打圈,约莫有10多分钟,她不叫疼了。再逆时针按摩20多分钟,她的乳房似乎有点变软。

  一个小时后,女人说,胀痛感少了许多。我再捏着她的乳头重复提拉,她的乳头便流出乳黄色的液体。女人激动得哭了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上岗为产妇服务,之后我还为这个女人催过两次,一向到她出院,奶水基本正常。因为这次经历,我在这家医院小有名气。

  当然这期间也发生一些不兴奋的事儿。一次,我正给一个产妇催奶,门开了,产妇的老公一把拉过我,嘴里骂我流氓,拳头也扬了上来。其实从我做了这行开始,我就遇见了许多状况,所以这并不让我惊奇。

  纵然因为性别我被许多家属拒绝,但是总体我的业务还不少。

  2

  某天我发现有人竟然把我为一名产妇催奶的照片放在了本市的知名网站上,一时间众说纷纭。有人说,这真是一个又舒服,又赚钱的职业。有人说,一个大男人做什么不好,非要摸女人乳房,心理变态吧。也有人支持说,这只是一个职业,妇产科不是也有好多男医生。这些评论我都不放在心上。对于我来说,当我为产妇服务的时候,我已经忘记了本身的性别。

  胡云是一个特别的产妇。

  那天我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女人说,你到翡翠城来一下。翡翠城是本市一知名小区,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等我从医院出来,司机已经在等候了。车子进了翡翠城,一路停在一个别墅前。

  我下车就被一个保姆样子的女人迎进屋子。

  屋子很大,欧式装修,富丽堂皇。我还在想,这么大的豪宅住的是什么人时,我已经进了二楼一个房间。一个女人穿了件大红的丝绸睡衣,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一点都看不出是个刚生产完的产妇。

  女人叫保姆出去,她说,看网络一些人对你评价不错,所以才找了你。我走了已往,她有点不美意思地掀起衣服,一对玉乳兔子(rabbit)一样地跳了出来。她说,太难受了,用了许多办法,就是不通。

  按摩的历程同往常一样,只是这次我显明觉得自己有点镇静。因为她太漂亮,不像一般产妇邋遢,憔悴。摸着那对玉乳,我第一次知道,在某些时候,我真的忘不了自己是个男人。我的手掌在她的乳房上揉搓,打圈,一颗心却跳个不停,甚至身体某处已经起了反应。

  我尽量显示得专业,岑寂,生怕她看出我的不轨之心。

  可是她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眼光清冷,呼吸顺畅,而且皮肤冰凉。我的手按着按着,她因为疼而轻轻颦眉。最终,我发现,伴伴随着乳房变得柔软,她的面色也绯红起来。最终,她闭上了眼睛,额头却是细密的汗。我给她催了足足一小时,她的乳头才分泌了一点初乳。我说,晚上用热毛巾多敷一下,明天再按摩下应该就可以了。

  第二天,我照常来了。

  她的乳房比昨天还胀,甚至胳膊都抬不起来。我用毛巾敷了一下,手掌开始按压,轻拉,打圈。胡云的呼吸有点短促,我镇静得四肢僵硬,手掌的温度越来越高。终于,我的手心一片黏湿,是胡云温热的奶水。催乳成功了。

  我拿了保姆给我的300块,缓慢出了门,过后我在小区一棵樟树下站了好久。我太镇静,以至于闭上眼睛脑海里一切是胡云那对美好的乳房。

  按道理两次已经成功,我却是上门服务了五次。

  每次房间只剩我们两个人,胡云很安静。我用貌似的专业终于挑动她心里的那根弦,看着她的喉咙里收回一丝呻吟,我邪恶地笑了。过后,我留了胡云的电话,还定时回访她。

  因为胡云,我开始在为产妇催乳的时候心猿意马。望着那对丰满的乳房,它们在我的掌下活色生香,我不能没有别的念头。可以说,过后的每一次服务,我都是伴伴伴随着龌龊的心理为那些产妇催乳的。

  3

  某天,一野生生所想让我在他们店做个挂名的按摩师。

  负责人说,挂名后,他们会自动帮我联系业务,而且时价可以提升两到三倍。我寻思着还能多赚点,就答应了。

  过后,我只需要坐在会所等待秘书的安排。有业务,司机会亲自送我已往。过后一些养生电台也请我做客,某些医院给孕妇培训也请我做讲师。逐步,我的名气大了起来,成为杭城"第一催乳师".  

  慕名来会所按摩的,开始不止是产妇,也有一些纯乳房按摩的女人。当然这样的业务,我一个不落。相对于我来说,似乎更喜欢后者。因为那些身材窈窕的女人满足了我的某种需求。

  遇见胡云,我不知道是镇静,依然欣喜。

  当她躺在按摩床上对我说"好久不见"时,我微笑了。三个月不见,她比以前更漂亮,腰身也小了不少,胸部丰满挺立。这次,她说,按摩一是持续催乳,二是防止乳房下垂。当我的手掌刚按上她的乳房,我发现自己十指僵硬。

  我对胡云产生了某种障碍。

  在这种正常的场合,我给她提供不了服务,即便是一边按摩,一边神游,我畏惧我真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看到我呆立着,她询问,怎么了?我笑着说,没事。然后她问,是否按摩能治疗性冷淡?我回答,乳房按摩的确可以促进女性的雌性激素分泌,更能让女人青春抖擞。

  那一刻,我晓畅了胡云为什么冷冰冰的样子。她是一个可怜的病人。我从性心理到按摩手法给她讲了一大堆,终于让她接受另一种治疗方式。

  胡云险些每隔几天就到会所来一次。我露骨的言语,温热放肆的按摩手法,以及带了暧昧情调的音乐让她逐步放开。某日当我吻上她的身体,她纠结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默许了。

  我成为胡云的情人。

  胡云的丈夫以前在外地做生意,分居6年。去年,他在邻城开了家公司才算安定下来,可是她对他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她说,也许是一块地干涸太久,再多的雨露也没意义了。至于,那个孩子也是十分困难才有的。曾经她以为自己性冷淡,可以和丈夫宁静地过完半生,没想到一次催奶,欲望在我的手心下重新燃烧起来。

  原来,胡云将我视为救命草。可是不知道为何,她正常了,依旧对丈夫没感觉,结果我们欲罢不能地迷恋上对方。

  4

  胡云在城西给我买了一套房子,余暇的时候我们常常在那里约会。只是她从来不过夜,她丈夫的公司在邻城并不常常回家,但是家里有6个月大的孩子,胡云无端在外过夜会让人起疑。

  我曾问过她是否会离婚。

  她说,丈夫是个极度精明的人,如果然的发现她外遇,她一定是净身出户。想到这,我觉得依然保持现在的干系好一点。

  发现被人跟踪,我并没太在意。

  那天在宾馆缠绵,一抬头我看到对楼窗户有人在用望远镜看着我们。胡云睡了,我去洗澡。等我从洗澡间出来发现胡云死了。她的胸口插了一把水果刀。一个小时前,我还用那把刀帮她削了一个梨。看到这个情景,我张皇无措。

  最终,我偷偷溜出酒店。

  那几天,我躲在一个小旅馆里。我不敢看电视,不敢接电话。我想逃逸,可是想想我为什么要逃呢?胡云又不是我杀的,但是我依然决定逃。我想到被人跟踪,宾馆里的望远镜,大概有人真的要杀我们,不只胡云,另有我。

  只是因为侥幸逃过一劫。

  我看到那个新闻,胡云被警察盖了一张白布拉上了车,酒店员工说,当天胡云是和一个男人来的,监控很显明照出了我的脸。

  这下,我无处可去了。

  凌晨两点,警察破门而入。我对警察说,我没杀人。但是依然被拘留了。胡云胸口插的那把刀只有我的指纹,但是据宾馆的保洁员说,曾在宾馆后门看到一个戴了口罩的鸭舌帽男在我们房间门口徜徉。

  但是因为宾馆太老,监控不到位,那个陌生男人一向没线索,所以胡云的案子一向没结果。我被拘留了一个多月被放了。因为那把匕首上的指纹只能证明我曾经用过它,并不能说我杀人。但是我与胡云的私情依然被曝光了,一时间,我险些被众人的唾沫淹死,许多人骂我流氓。

  一些曾经接受我催乳的女人也开始似有似无地说,我对她们按摩时曾有太过的行为,也有人说再不用男性催乳师,更有一些同行业的人说,我简直是欺侮了催乳师的职业。

  这个时候,我已经托人帮我卖了那套房子,到了北方某陌生小城。

  因为我意外得知,胡云的丈夫是个ED,且长她16岁,对于一个这样的男人来讲,怎么能接受被娇妻戴绿帽子。当然有一瞬间,我觉得他应该是借刀杀人,可是想到警察都未曾破了的案子,我怎么能冒险去揭发。

  我想过如果我把一切通知警察,警察也许会查出凶手,可是我不能保证不会有人来报复我。所以,我只能当这事已往了。只是常常,我会想到胡云,那个鲜艳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我蓄意挑起她心里的欲火,纵然她的婚姻不完美,起码她还在世界的某处鲜艳地在世。

以上就是给各位带来的关于一个职业催奶师的离奇情事的全部内容了。